新微博移步三岛槙子,黄文链接等我研后再补百度云盘,以后链接放AO3

 

【太芥】关于赌与愿赌服输


  “先生从哪里弄来的这个。”

  隔着一张桌子,芥川龙之介正襟危坐,盯着那把老式雕花的左轮手枪许久终于开了口。

  太宰治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:“原先收藏的,只是想不到真的有拿来用的一天。”

  空气都变得沉闷压抑起来,昏暗室内的气氛诡谲又危险。太宰从兜里摸出一颗子弹立在枪边,发出“哒”的一声,芥川像是被声音吓到微微僵硬了一下。子弹和枪管微微地发亮。

  “芥川君。”

  “是,先生。”

  甚至无需多言,芥川知道他老师的命令的。他取来了搁在桌面上的枪,他不曾摆弄过这种老古董,更何况那一看就知价格不菲的枪保存的是那样完好精致,连划痕都没有。芥川摩挲着那把枪,不知是不是因为紧张,他的手心和额角渗出冷汗来。

  “多像一位美女啊。”太宰指的是枪。

  “……”芥川没有回应什么,紧紧抿着嘴唇,神色庄严动作却生疏地打开冷冰冰的转鼓式弹仓,里头是不太多见的七个弹巢,子弹被放进去。

  何等美丽残忍的艺术品。

  芥川感到口干舌燥,他定定神,努力吞下一口干涩的唾沫,将转轮飞快地拨动了一下。室内的寂静被转轮的声音搅动得混乱,黯淡的闪光也能教人眼花缭乱,弹仓“啪”地合上,空气被震出一片涟漪。

  他双手捧枪,放回桌子上,离太宰近的那边:“先生,您请。”

  “你在这方面倒意外地能做到不错。”太宰仰着头很长很长地叹了口气,调整了姿势坐正身体,伸手把枪拿过来吻了一吻:“愿这位美丽的小姐眷顾我。”

  “先生……”

  “我没教过你这时候要放轻松点吗。”太宰似乎有些不耐烦,他把枪在手里转了转,又起身拿枪管拍了拍芥川的脸:“算了,权当我让你个平安,书上和电影里的第一枪一般都没什么威胁……”

  芥川毕恭毕敬接过枪,闭着眼让那冰凉的金属抵住太阳穴。他默默地告诉自己这无非就是小赌一场,何况平日里杀人如麻他也不眨眼睛的。

  “你别太磨蹭啊。”太宰又补了一句,没人看到他揣在衣兜里的手是怎样握紧又松开的,他同样怀有细微的不安定感。

  于是芥川迅速按下了扳机——

  咔哒。弹仓转了一格,果然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他重新把枪捧到太宰面前,太宰小声哼着歌的模样要比他轻松得多,而拿起枪后芥川看出哪怕是自杀爱好者也有了稍纵即逝的动摇。太宰把枪举到太阳穴的位置也来了一下,空枪。

  第一轮打完,还剩五枪。

  太宰有点轻佻地把枪从桌面上滑到芥川那边,芥川似乎对刚才自己的犹豫有些不满,迅速抓起枪,没有半点迟疑,抵住太阳穴似是要与命运抗衡地扣下板机。依然无事。

  太宰眯起眼睛笑了,恐怕是笑芥川小孩子似的赌气的举动——这么多年来他早把这只小犬看得透彻了。他重新接了芥川给他的枪,存心想要逗芥川玩一样,也快速地给自己来了一下。

  “啊啦,我都要失望了。”太宰咂了咂嘴。

  美丽的左轮小姐似乎很难做出判断来,这场游戏还是迟迟迎不来它的终结——第二轮打完,还剩三枪。

  “如果是六个弹巢的话结束得就会稍微快一点了呢。”太宰的声音轻飘飘的。

  “先生您,真的对此无所谓吗?”

  “毕竟这种事再怎么争论也分不出高下,只有这样才能让一方心甘情愿地服输吧。”

  太宰把枪递给芥川,还剩最后三发,也就是说芥川有三分之一的概率……太宰舔了舔嘴唇眯着眼睛,芥川相比之前却显得释然了很多,他拿过枪的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,这倒有点对太宰的挑衅意味了。

  又是一发空枪。剩下的是二分之一的概率了。

  “噗,”太宰终于笑出声来,“那么……最后这两枪会怎么样呢?”

  左轮小姐的反光显得冰冷又无情,芥川的眼睛死死盯住银色的枪管,牙齿发出微不可闻的磕碰声。太宰眉眼间也带着微妙的神情,说不清道不明那是不是期待,他应该是没有恐惧的吧,没有拿枪的左手却控制不住地并紧了手指。两个人的心跳和呼吸把气氛炒得滚烫,命运到底会偏爱哪一方,游戏的结果马上就要出来了——

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芥川由于瞬间刺激而扩大的瞳孔里映出太宰颓然倒在沙发上的模样,近乎狂乱的红色顺着右边太阳穴流下,从半张脸到右边肩膀再到胸前,尽是那个蔓延得过分的颜色。太宰手里还握着那把漂亮的枪,枪口丝丝缕缕冒着烟。

  “先生!”过了两秒芥川才反应过来,大声地呼喊了一句,也只有一句。随后他好像是带上了可以被称作微笑的表情,很低声地说道:“先生……是我赢了……”

 

 

  “啊啊,这次是芥川君赢了。”太宰还是保持着倒在沙发上的模样低垂着头,任凭红色颜料滴滴答答弄得到处都是,“说到底,做学生的不就是应该支持老师完成人生追求吗……”

  “在下当然愿意支持您。”

  “我的人生追求就是入水而死。”

  “这个是不行的。”

  “你应该支持我的人生追求。”

  “在下愿意支持。”

  “我要入水。”

  “这个不行。”

  “哎……”太宰丧气地接过芥川递给他的毛巾,“赌注我记得是……”

  “请您愿赌服输,这个星期不要再入水了。”

-THE END-

评论(4)
热度(122)
Top

© 锅鱼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