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微博移步三岛槙子,黄文链接等我研后再补百度云盘,以后链接放AO3

 

【太芥♀】影恋


这是一个女孩子卑微地暗恋她亲爱的学长的故事。

自娱自乐,或者说自我满足,是芥川龙之介对太宰治的暗恋的最好的描述。

芥川在遇到太宰以前,好像对什么东西都不感兴趣。

她的眼神像是冷漠的小动物,隔着很远的距离观望一切。芥川龙之介在梦一般的世界里,习惯性地露着怅然若失的表情。按理说青春的少女都该令人感动,她却是在中间徘徊,像其他闪亮女孩的影子。

值得庆幸的是,这年初春的天气清爽让人心情愉快,芥川提前穿起了白色的凉鞋,站在校园花瓣纷飞的樱花树下。她产生了想要在这路上起舞的想法,然后,因为迟到的缘故,她也不知廉耻地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蹦跳了起来。

“噗——”有男子的笑声。

于是芥川君的双腿不听使唤了,头发也在微风里散乱。她转过头,发现是一位高个子的男性前辈,善意地冲她的舞姿一笑。

那一眼的感觉太奇妙了。画中人对着画框外的观赏者露出了欣赏的笑容。瞬间芥川感到自己仿佛赤身裸体暴露在了太阳下,是刚出生那般的弱小和无助。

然后前辈走上了教学楼前的台阶,背影模糊在樱花里。被看到了跳舞的模样,她竟扑簌簌地落下泪来。芥川抹着眼角又是欢喜又是羞涩的泪水,想着:自己真是太不小心了!这样的……

这样的……就恋爱了!

以学校为舞台,她华丽的青春剧集拉开了序幕。

那位前辈姓太宰名治,是个风流多情的家伙,大概可以称得上是个优秀的男人。

不过芥川是怎么想的呢?

她是个奇怪的孩子,表现得似乎是更喜欢处在恋爱心境下的自己,其实内心暗潮汹涌,非常热情呢。

她紧张地买来许许多多化妆品,精挑细选了可爱又不乏诱人的蕾丝内衣。因为是女孩子,所以每天被这些琳琅满目的物件弄得慌慌张张、匆匆忙忙也没办法。

瘦长娇美的躯体袒露着,桌子上的指甲油闪闪发亮,床上堆了各式各样的衣裙和长袜。试过好多好多不同的风格,想着太宰前辈会喜欢上什么样子的自己呢?结论却总叫芥川有点失望——

只有赤裸的、最真实的、毫无掩饰的自己有着被爱的无限可能。

她站在地板上,脚底是柔软的地毯。她反锁起来的小房间此时此刻是地球上堆着最多的爱的角落,想要舞蹈、想要旋转,芥川的脚趾悄悄地数着节拍。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因为这些微色情的模样而愉悦着。

没有旁观者的她一人的空间,真是轻松极了。

芥川君,她要做世界上最可爱的人。

她才不会理会其他喜欢太宰前辈的女孩子在背地里说她的坏话,反正变得好看就是想要让别人注意到嘛。被别的看不惯她的穿搭的女孩子酸差劲土气也没事,芥川君对美丽的追求总是欲罢不能呢。

来吧芥川龙之介,对着镜子拍下自己美丽的姿态!

她举起手机,水晶吊饰的反光就像一道刺眼的闪电。

她的太宰前辈是出了名的文学少年,芥川君也总爱抱着书看。纸页翻动的那一刹,血管里血液的速度就会突然加快。没错,这是他们之间的连接。

今天,也读太宰前辈之前读过的那本吧……

千万不要以为芥川君是跟踪狂哦!只要有纯洁的喜欢在里面,罪孽也都冒着粉色的泡泡不是吗?

走出图书馆,芥川看到一只鸟很慢很慢地飞过天空,她也和飞鸟似的迟钝,晃晃悠悠走下大楼梯,她的脚步浮起来,大脑结成了冰。

她的身体一会儿往左歪,一会儿往右歪,最后一脚踏在地面后眼前浮起了各种颜色的斑点,红色的、黄色的、橙色的、绿色的……万花筒在她视野里旋转,理智融化成了奇怪的胶体,最后她笨拙地坐在了地上,书也散落了。

“嘻嘻……”有人在笑她的狼狈。也有人跑过来“同学同学”地叫着问她是不是低血糖不舒服。

芥川的眼神很空茫,她还是看不清东西,声音却很清晰地发出了:“不要碰我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呢傻孩子!”柔软的、纤细的手将她拉了起来,好香的味道,好温暖……芥川拼命地睁大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太宰前辈的女朋友。

“学……学姐……”芥川气若游丝。

美丽的学姐带着不容拒绝的力量那般将她背起来,说不要怕,她很快就送她去医务室。

关于太宰前辈的女朋友,有许许多多不好的传闻。有人说她国中的时候脚踏好几只船,有人说她勾引了一年级的某个数学老师,有人说她放学后会去找有钱的中年男人做援交,还有人说……

这些都没关系的……太宰前辈喜欢学姐,所以学姐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万事大吉,芥川龙之介也会好好地尊重这位温柔的大姐姐的。

“累的话,稍微睡一会吧。”在学姐的安慰下,芥川的意识陷入黑暗的死胡同里。

黑暗的万事万物,多幸福呀……

周末的时候芥川稍微化了点妆,跑去了附近的咖啡厅写作业。

写着写着,芥川就走神在了咖啡厅的音乐里,思来想去什么也做不了,大概总有一天……总有一天会有答案的吧?而不是像单曲循环的CD漫无目的地转来转去。

笔记和文字全部变成了密密麻麻的小蚂蚁,从她的指尖、小臂蠕动着,环绕上左右肩膀。紧接着她突然回神,抬起头看向了对面的一桌客人——

啊,是太宰前辈和他的女朋友。

学姐也看到了她,笑着冲她点点头,然后太宰前辈也向她投去了友善的眼神。接着,两个人又重新交谈起来。

芥川君的脸像团儿粉色的棉花糖,她小心翼翼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试图掩饰自己的害羞。啊,不好,白色的马克杯口留下了非常刺眼的红色痕迹,像一块难看的胎记留在洁白漂亮的安琪儿身上一样,简直没有比这再狼狈的事情了!芥川连忙伸出拇指去揩拭,却把那黏糊糊的红色越抹越开,连拇指都被染上了红色了。

她感到精疲力竭,胸口一阵阵痉挛似的酸痛起来。刚才的慌张还没有完全冷却,绝望的余韵在眼底翻涌了。

太宰前辈和他的女朋友,还在轻松地说着话。

芥川深深地吸了口气,瘫软在咖啡厅的沙发里。

多么亲爱的两位前辈呀……

芥川龙之介也做梦的。

她的床是张比较旧的床。海绵垫子上铺着软绵绵的绒毯和热乎乎的棉被,床头有书和台灯,也有只泰迪熊笑得无忧无虑,床底堆着纸张和旧杂志,枕头上有玫瑰味洗发水的香气。

芥川闭上眼睛时堕入了虚浮的粉红色雾中,从右半边身子开始一点点被那腐蚀性的、带着淡淡白色的雾气水汽给模糊掉了,变得空洞乏味又冷漠,宛如回归胚胎未成形的模样,泡在羊水里温暖湿润光滑。而左边,左边的手臂、指尖、膝盖、腿脚还留着她原有的色彩,尚是鲜活的,机敏的。粉色的毒药滴在名为芥川龙之介的水里,不紧不慢却势不可挡地扩散至她的全身。

太宰前辈在梦里抱住了她,同她接吻,脱去了她的衣服,掀起她的裙摆,解开她精挑细选的内衣,爱抚她,然后进入她……

幸福得可以说相当淫荡了。

醒来时,芥川发现自己的内裤湿湿的。

迷迷糊糊,头好晕,脸上好烫,眼睛虽然睁得大大的,但总有一层透明的黏糊糊的薄膜在挡着。像是毛玻璃,又像是糖果上包着的糯米纸。再仔细想想,啊,不对。那层无色的薄膜,不是在眼前,而是在她脑子的位置,她的脑子里充满了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、色情的春梦、甜蜜的恋爱、变质的占有欲、还有离群索居的淡薄、孤独、寂寞……这些东西混在一起,所以芥川君的脑子上必须裹层保鲜膜才能包住。

春梦是对喜欢的人的亵渎吗?她看着床头的泰迪熊陷入沉思。

才不是吧,太宰前辈也绝对抱过他的女朋友的。可是占有归占有,芥川却从来都没有对学姐有过丝毫憎恶。芥川君想,我真是善良啊,学姐也真是相当楚楚动人的啊,如果我是男性,对那样的女性充满恋慕也是肯定的吧。

她和学姐完全不同的,她是可爱,学姐是美丽,也更像成熟的大人。

芥川轻轻呼唤了一句“太宰前辈”,然后缓缓地脱下了内裤,将手指抚上早已濡湿的花瓣……

芥川君每天晚上都趴在小书桌前,在温和的灯光下把愿望写在日记本里。

她知道自己当知足常乐,所以只是这样就幸福得像漫步云端流连花丛了,她把这份寂寞的心情烙印在心中留下一个滚烫滚烫的疤。如果有人剖开她的胸膛,掏出心脏挤海绵那样挤一挤,从那个烙伤的伤口里流出来的不是血液,而是大滴大滴的眼泪。

她每周会给太宰前辈写一封不会递出去的情书,啊啊,写信时大脑的保鲜膜就要破掉,流出粘稠的油漆似的色彩斑斓的感情,堆砌各种甜美可爱的辞藻。写完以后才总算记起了所有的事情来,也发现信里的错误多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不可以把这种东西递出去……无言咽下的话语去了哪里呢……那些夸张的字句不会被听进去的。芥川想,要是变成一只小鸟鸣唱,就算是谎话太宰前辈也会露出温柔的笑容,去抚摸她的羽毛吧。

倚在树林的长椅上,芥川君黑色的眼睛冷漠地望着天空。

这样的自己还生动着吗?芥川觉得自己实在是一事无成,在孤高冷淡的糯米纸里包住的她,有融化的冰激凌、红豆奶糖那样,滴滴答答的,甜得不自然的内里,是要引来烦人的苍蝇的。

然后苍蝇,或者说,除了太宰前辈以外的所有的男生,其中一位真的出现在了她面前:

“芥川同学,我喜欢你。”

同班的A君是篮球部的主力,人高马大充满了男子气概的他是多少女生的理想型男友,然而那张棱角分明的脸、肌肉紧实的小麦色双臂,是与太宰前辈不同的,缺乏了苍白病态纤细甚至教人惊惧的美的。

A君将芥川约到了篮球馆后面告白了,他的鼻尖冒着油乎乎的汗水,身上散发着阳光和灰尘、运动少年特有的气息。他等待着少女的答复。

登时芥川所有的感官都被放大了,身后篮球馆里的嘈杂人声席卷而来、呛鼻的温和的味道、眼花缭乱的颜色、芜杂诡怪的心情。她的嘴里一阵阵发苦,像嚼着干枯的落叶。周身万物都变得那样大那样令人恐惧,芥川君把手缩进外套的袖子里,手心沁出汗水,做一只瑟缩的小白兔。

所谓喜欢大多都是临时起意,而爱的程度就更深一点,算是醉后歇脚了。就像A君对她,她对太宰那样。

喉咙里涌起沸腾感,语言都被燃烧融化掉,说出的时候也失魂落魄的:“抱歉,A君,我不喜欢你。”

初夏的第一声蝉鸣骤然响起了,树叶抖落令人头晕目眩的光斑。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太宰治的影子小姐,芥川龙之介又看不清东西了。

多谢芥川糟糕的身体素质,不去按时上课也没有关系。她可以名正言顺地推迟十分钟再进入教室,而那十分钟,多半也是太宰迟到的十分钟。

操场上,她依然在调动全部的感官去追随那个人。

“不要这样啦……诶痛痛痛……”角落里传来太宰的声音,带点滑稽的讨饶意味。

芥川悄悄看过去,发现他正被不良少年们围着,模样夸张地抢夺着钱包。

太宰前辈本当是令人尊敬的,却总爱故意做些滑稽的举动惹人发笑呢。芥川想。

“给我吧你!哈哈哈哈!”

“哎呦!”被抢走钱包的太宰大叫着坐在地上,也跟着不良们笑起来。

然后不良少年们嬉笑着走掉,太宰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,吹着口哨如释重负那般离开了。

太宰前辈是不在意钱财的那类人——芥川看得出来,毕竟她是他的影子嘛——他那般表演,只不过在迎合不良少年,或者说在故意掩饰自己不容侵犯的高贵罢了。

但是,还是稍微帮帮亲爱的影子的主人吧。

芥川顺着不良少年们走远的方向找过去,看到男生们聚在一起抽烟,为首的打着好几个耳洞的男生正拿着钱包。

她向为首的男生伸出手:“把刚刚抢来的钱包给我。”

“谁啊你,”耳洞男做出个难看的表情,“要做超级英雄伸张正义哦!”

“还染白毛,你是老太婆吗?”另一个黄毛嗤笑起来。

“长得还不错,跟我睡一晚就把钱包给你啊。”还有人要对她动手动脚了。

“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神超恶心啊白痴女人!”

“……”

嘈杂。下流。肮脏。喧闹。

芥川又站在画框外凝视自己了。少女的姿态,无论是亲吻、拥抱、性、伤害或是其他事情,只要是出于自发的爱恋,就都没有关系。然而只要是被这以外的人或事接触,不,是玷污!就是罪不可赦!

重新找回实感的芥川用力拍掉向她伸来的手。她涌上了不知从哪儿来的、巨大的勇气,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子撒向为首的男生,然后抢过他手里的钱包,撒腿就跑。

“喂!可恶!”

她当场被愤怒的不良少年推倒在地,膝盖和手腕都擦伤了。芥川一言不发地挣扎反抗着,大有鱼死网破的架势,她抓破了好几双手,把沙子撒向好几双眼睛,终于飞快地跑掉了。

“妈的,算了,跟一个臭女人何必……”

男生们的骂骂咧咧被甩在身后,芥川把战利品护在胸前,蹲下去大口大口地喘了很久的气。

太宰前辈的钱包……她打开来看了看,心情忐忑像偷看了太宰的日记。钱包里没有多少钱,只有几枚硬币,学生证,一张书店的会员卡,然后就是太宰前辈和他女朋友的照片。

两个人笑得好甜好甜……

芥川把钱包交给了学校的失物招领处,填写登记表的时候老师看到了她膝盖和手腕的伤:“同学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在楼梯上摔了一跤。”

芥川懒懒散散地走到操场上,大大地打了个呵欠,把玩着垂到颊边的白发。

春风和暖,绿草在阳光下呈现出波光粼粼的样子。白云大朵大朵的,云影叠得是那样深,会让人误会即将落下小雨。云朵们偶尔匆匆遮蔽了阳光,但金灿灿的边缘倔强地透出一点温度来,像闪电,甚至能够听到天空裂开时发出的脆响。

学习、运动、身体,她都不再放在心上,她好像本来就是为了恋爱而生的,任性的少女。

也只有她这样的女子,才会始终活得像麻痹的梦,始终处在初夏的湿热怠惰中,始终沉溺在神秘的默想里。

以人生、以一切严肃之事当做游戏地生活着。

运动会。

这是芥川不感兴趣也没有条件参加的活动。

她并不是讨厌年轻的充满了活力的肉体,她只是觉得这种太阳暴晒、还有汗臭味的场合里,随便发生什么都会引得一群女孩子尖叫起来,芥川恍恍惚惚的,听着以为是野猫在叫春。

总是充满着虚弱和疲惫的、慢慢变得没用的自己,芥川却渐渐越来越喜欢。

吵闹的运动会?还不如去冷冷清清的地方逛一逛呢。

好,那就跑掉吧。虽然老师们都说要集体荣誉感,学生们也说要团结一致,但是已经认真地在观众席坐了一上午了,那么下午跑掉才是上策。

芥川借上厕所为由绕到没人的地方。退后三步,加快脚步,跳起,抓住栏杆第三格的地方,胳膊用力,左腿踏住栏杆,右腿往上迈——

很好,翻墙成功了。

墙内传来播音员高亢的声音,喊着XX同学破了校记录之类的,然后一阵欢呼冲上云端,被芥川落在地上的动作踩碎。热闹的气氛同墙外的安静格格不入,甚至是那样的不真实。

太安静了。

接下来去什么地方,也想不出来。

不远处的墙根蹲着一个人,是再熟悉不过的太宰前辈。

太宰也看见了她,主动向她打了招呼:“你是叫芥川君,对吧?”

“嗯。”

太好了,他叫对了她的名字。

“你也不喜欢运动会呀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接下来我打算去xx街,你呢?”

xx街,她听说过,好像聚集着居酒屋红灯区之类的地方。

“我,我也去那里。”她神使鬼差地说。

“这样啊。”

“那个,学姐……没有和前辈一起吗?”

“哦,半小时前我刚和她分手了。”

有只黑色的蝴蝶在芥川眼前翻飞而过,她感到眼前发花,八成是鳞粉落进了她的瞳孔。巨大的寂寞席卷了她全身,太宰前辈仿佛突然残缺了,缺失了一角原有形状的影子的主人,还能有一个完整的影子吗?

太宰和芥川,一前一后地走着,走着。走了很久很久很久。

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她可以现在就向前辈表白,说喜欢的,却做不到呢……

也许,太宰前辈只是缺失了什么,而芥川则天生不能被任何事物所填补。

前面是铁轨,红灯和叮叮当当的声音让他们驻足片刻。

一霎那间,云从地平线上刺目的红霞里展开了翅膀,席卷了整个天空。她向那人的背影悲伤地伸出了手,手的影子被拉得很长,影子触到了他的肩膀

“我,对……”列车哐当哐当地开过,她没听清他的声音,“……已经完全不抱什么期待了哟。”

他对什么不抱期待了?

如果发问就会死。她隐约地确信着。问其缘由毫无意义。然后,眼神又恢复了平日的淡薄和冷漠,像隔着很远的距离观望自己似的。

她是他的影子呀,影子是没有办法说话,没有办法提问,没有办法爱的。一直以来都黑漆漆、空荡荡地跟在那个人身后,贸然地做出格的事情的话,会被讨厌的。

芥川的手指绞着裙角,她自己都没发现呢,她在紧张的时候拇指和食指会不自觉地捏在一起,指甲互相蹭着。

“回去吧,芥川君。”太宰说,“xx街可不是你这种好孩子应该来的地方呀。”

“是……”

不!她不想走!她不想走!她想和太宰前辈在一起!做什么都好!

“再见,太宰前辈。”

她不想说再见啊!

五分钟也好,她想脱离影子,做一次成为人的梦。她像是自我安慰般,在漆黑的自己身上涂满了五彩斑斓的、惹人喜爱的色彩。

她是不能和别人比的,影子的主人一旦移动,虚伪的美丽涂料就被留在了原地。知悉了这点,她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。

如果我为你呼吸,你会不会再多喜欢我一点呢?嘘,她坚决不要戳穿真相:哪怕大喊大叫,这个世界、这个人也不会为她回头的。

她现在为止,还是个单薄的影子!

在夕阳下,她转身大步迈向与太宰前辈相反的方向。

今天,可怜的、可爱的女孩子芥川龙之介,也安安静静地做着太宰治的影子呢。

自娱自乐,或者说自我满足,是芥川龙之介对太宰治的暗恋的最好的描述。

THE END

评论(6)
热度(87)
Top

© 锅鱼菌 | Powered by LOFTER